我的小区路口有一家理发店,理发的价格是15元一次。自从在县城理发付了70元的学费后我便成为这家理发店的常客。

这间理发店十分简陋,门口总是摆放着一辆黑色的敞篷小三轮,大概是他的交通工具,走进理发店,大约20平米的空间只简单摆放了几件沾满时光气息的家具以及一些理发工具。仔细闻闻,空气中还夹带着几丝腐败的难闻气息。

店主是一位约莫30来岁的细瘦男子,留着一头微卷的中分。每当我踏进门,他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甩甩头发笑着说,“稍微坐一会儿哦,我这个很快就好。”

我一向不喜欢和理发师多沟通,只想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待理发师剪好头发,然后离开。然而大部分理发师总喜欢和你闲聊几句,有些会和你聊聊工作八卦之类的家常,离谱的直接给你推荐几套会员卡套餐。

但是这个理发师却很安静,每次理发只是简单招呼我先过去洗个头,然后问我想怎么打理头发,接着便默默地开始他的工作。随着次数增多,话语更是精简到只剩开局的一句“和往常一样吗?”。

深得我心。

我曾经以为他就是这么一个不善言辞的人,直到有一次前去理发,听见他和座椅上的大妈闲聊地有来有回,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并非不善言辞,只不过是在照顾不同顾客的习惯罢了。

由此看来我其实和这个理发师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我不曾和他深入交流过,只不过偶尔从他和客人之间的谈话中听得一些事。

听闻他30多岁一直没有女朋友,后来在亲戚介绍下与一个离异带孩的女子草草结了婚。

他是这么说的,

“我也已经老大不小了,自己的条件不怎么样也不能对别人要求太高。何况这个女子人也不错,也是该有个家了。”

此处所说的女子我也见过几次,是一个身体有些发福的中年女人。有时她会抱着孩子坐在一旁的破旧沙发上,望着怀中酣睡的小孩,轻轻摇晃臂弯。眉眼之间尽是温柔。

上周,我在县城的街上与他偶遇,他坐在小三轮上停靠在路边,我走向前和他打招呼。

“呦!我也是xx小区的,去你那儿理过几次头发。你在这儿干嘛呢?”

他见着我,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开心地说,“哦……哦!我带小孩子打针,老婆在上厕所,我在等她。”

我看向他的怀中,即使在吵闹的街区,孩子依然睡的十分安稳。

简单寒喧几句过后我说自己要走了,他像是巧遇故友却又要分别一样,热情地同我道别。

我不曾了解他的生活,不过我记得当时离开的路上,心情甚好。